这还是我们印象中的哈雷吗?......真香!


距离上次在巴塞罗那试驾哈雷戴维森全新的软尾系列(SOFTAIL)已经过去一年之久,在这一年当中,哈雷戴维森将全新软尾系列的车型丰富到了10款。在10款车型中,这辆名为凌动滑翔(SPORT GLIDE)的车型在我心里是个特殊的存在。


首先,在历史层面,凌动滑翔重启了哈雷戴维森自1993年后便不再使用的“SPORT GLIDE”名称。其次,在车辆设计层面,哈雷戴维森也在全新软尾车架中融合了性能与旅行这两种元素。倒置前叉以及原厂侧边旅行箱的组合让凌动滑翔看上去极为特别,而这两项看似反常规的组合也塑造了其特殊的性格。



在我看来,用极富运动性的中量级旅行车来概括凌动滑翔再合适不过了。尽管很多人认为哈雷戴维森的字典里对运动性能的理解是另外一种风格,但凌动滑翔的确能让我摆脱那些传统重量级旅行摩托车的噩梦。304公斤的车重相比哈雷戴维森的旅行系列简直就是身轻如燕,而在Milwaukee-Eight 107发动机146牛·米的最高扭矩加持下,凌动滑翔骑起来也确实名副其实。



有关“哈雷好不好骑”的争论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拿BMW、杜卡迪、KTM这些欧洲品牌的标准来衡量,哈雷戴维森显然会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更何况哈雷戴维森也没将它们视为最直接的性能对标竞品。就像若想理解《破产姐妹》里的搞笑情节和对白前,你需要对美式生活拥有足够了解一样,喜欢哈雷戴维森,就应该先钟情于美国文化。



对于热情、张扬、豪迈不羁的美国人来说,选择哈雷戴维森更像是一种性格层面的共鸣与肯定。哈雷戴维森的每一处设计你都能找到相对应的美国文化的精髓,甚至我们口中它的缺点在美国人看来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哈雷戴维森只适合美国人,或许20年前这样的论据还算充足,但就像好莱坞电影如今都要照顾全球观众那样,哈雷戴维森也不愿在全球化的今天沉浸在自己的美式幽默中固步自封。


新软尾系列以及这辆凌动滑翔也都在这样的意义中诞生。新软尾系列梳理了哈雷戴维森此前繁杂的车系家族,而凌动滑翔则将人们喜欢的哈雷元素尽可能多地融合在一款车型当中。



低矮的前风挡、两个侧边旅行箱以及V形双缸发动机,这是全新凌动滑翔和老款车型之间仅有的相似之处。尽管采用经典的名称,但复古并不是全新凌动滑翔所追求的全部。LED大灯、数字仪表盘、USB充电口、无钥匙启动,可能对于偏激的经典哈雷戴维森车迷来说,这些新功能几乎毁掉了这个品牌的灵魂。但当你以新时代的角度观赏、驾驶这辆最纯粹的美国产物时,你会情不自禁地说出:“真香”。



曾经那些极具辨识度的美国元素都被如今敢于和美国总统叫板的哈雷戴维森赋予了新的呈现形式–––常亮的LED前大灯全天都能释放出备受路人瞩目的光源,美国人往常喜欢炫耀的漆面在如今变成了材质更为考究且炫酷的黑色与闪亮的镀铬件。


随着各国环保排放政策的日趋严格,曾经使用化油器技术的V型双缸发动机特有的“马蹄点”排气声浪已经成为了历史,取而代之的是Milwaukee-Eight发动机顺畅的发力与不断攀升的转速。



少了些远古质感的Milwaukee-Eight发动机恰恰是赋予哈雷戴维森近几年来强大竞争力的核心,1750毫升的排量配合油冷技术,在市场中这款发动机显然是最具科技含量的。在实际驾驶中,它的发力区间能从怠速一直维持到接近5000转/分,这是以往哈雷戴维森车型难以企及的红线转速。

除了更有活力的发动机,曾经笨重的操控质感在全新软尾车架的帮助下,变得更加轻盈,即便遇到堵车,它极低的重心以及轻巧的拉线式离合器都不会让我过分紧张。相比堵车能把左手堵抽筋的那些上了岁数的哈雷戴维森,凌动滑翔显然将它的受众面扩大了不止一点点。




作为凌动滑翔最为突出的外观细节,小型前风挡的功能属性和哈雷戴维森的旅行车家族保持了统一。虽然在尺寸上较为精巧,但在空气动力学设计上,它的确能够消除60%以上针对驾驶员胸部的空气乱流,甚至前风挡上扬的折边还能引导气流吹散头盔上的雨滴。排除功能性,凌动滑翔类似“蝙蝠翼”造型的前风挡也能彰显着一种个性与不羁。我相信很多车迷看到凌动滑翔的前风挡能想起那些习惯拿哈雷戴维森玩特技的改装风格“Deathsquad”。



说句老实话,曾经的我认为在城市骑行时使用侧边旅行箱是很不方便的,但在骑了近一周凌动滑翔后,我很容易就能理解那些在城市中骑着BMW“水鸟”挂着箱子的大哥们了,因为实在是太方便了。除了可以解放双肩,凌动滑翔侧边旅行箱的设计也非常讲究,采用了和车身同色的设计不仅容积够大,而且哈雷戴维森还专门为其设置了快拆功能。对于从小就喜欢拆东西的我来说,这个过程也相当过瘾。



都说情怀与现实只能选择一个,但全新凌动滑翔的设计理念在于满足现实的前提下极力唤醒情怀,“唤醒”的方式是拆解前风挡以及侧边旅行箱,而“唤醒”所需的时间绝不会超过15秒。


驾驶着暂时摆脱旅行性格的凌动滑翔也是种非常美妙的体验。67厘米的坐高能让我找到一个非常舒服的驾驶坐姿,虽然纤长的脚踏证明凌动滑翔并非是一辆适合大角度过弯的性能利器,但整个过程足够让我感受到激情以及那种惬意的自由感。与其说凌动滑翔转弯时的表现很细腻,倒不如说它的进弯姿态更像是一块黄油在加热的不粘锅上滑动,这种顺滑的感觉总能让我放弃更激进的驾驶风格。



相比其他新软尾车型,凌动滑翔30度的前叉角度显得很克制,如此特殊的前叉角度是为了更适应18英寸的前轮圈。老实说,造型有些怪异的18英寸前轮圈与倒立式前叉的组合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颠簸,相反只有将凌动滑翔的后悬架阻尼调节至最硬,我才能体验到和前辈车型相似的颠簸感。



漂亮的二进一结构排气在山路能迸发出更浑厚的排气声浪,驾驶哈雷戴维森跑山在我的理解中更像一种贴近大自然的自由漫步,在这个过程中,我更在乎车辆对我温顺的反馈以及从眼前闪过的美好风景。天生擅长消解驾驶紧张感是凌动滑翔的操控特性,甚至之所以使用二进一结构排气其实就是为了更好地降低排气高度以扩大后座乘客的腿部伸展空间。如此佛系的哈雷戴维森此前并不多见,但相信这是哈雷戴维森现在以及未来渴求广阔受众群体的必经之路。



很多人都说如今的哈雷戴维森变了,变得如此轻盈,如此易于驾驶,如此先进,如此现代化。其实,这些变化放在其他任何一个摩托车品牌上,效果都会是积极可观的,但哈雷戴维森车型上发生这样的变化却总能引来非议。其实这样的非议应该是短暂的,毕竟当真正驾驶过凌动滑翔这样新时代的哈雷戴维森之后,我确认它依旧具备着强烈的美国气息,只不过它的表现形式变得比原来更丰富而已。



能够跻身21世纪百辆经典哈雷戴维森车型的阵营并不是一种虚伪的褒奖,定位中端的凌动滑翔也在无形中树立了一种更有亲和力的形象。它适合更广域年龄段的消费者,也适合对骑行需求多元化的当下。



有关哈雷戴维森的未来其实说远也远,说近也近。2019年,拥有百年历史的哈雷戴维森也即将迎来自己的电动摩托车时代,身下这台散发汽油味的V型双缸发动机究竟还能坚挺几年?连哈雷戴维森自己都无法准确预估。我们能做的似乎只有珍惜当下,自由漫步,不惧未来。

《ramp驾道》工作微信号正式开通

扫描下方二维码或者搜索“rampjiadao”添加


这里每天不仅有福利

还有很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们

一起侃车、聊车、玩儿车

———   END   ———

点我  点我

点开新世界的大门!

▼有什么想说的,下拉就可以写留言啦!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这还是我们印象中的哈雷吗?......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