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影:暴利?还是撒钱?

文 | “广电独家”记者 杨哲;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有人说,市场是变化莫测的,想把握住市场的所有变化是徒劳的。网络电影公司淘梦及其创始人兼CEO阴超对市场就有着深深的敬畏感。他说:“我对行业没有担忧,更多的担忧是希望公司不要被淘汰。”


这句话的背后,是这家参与网络电影6年的公司获得的一系列成绩:作品上,淘梦出品、宣发的《斗战胜佛》《降龙大师》《爹地》《大蛇》《大明锦衣卫》系列成为网络电影领域或票房或口碑的代表,《黄飞鸿之南北英雄》销往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齐天大圣·万妖之城》以最短用时突破了网络电影分账的行业纪录。


淘梦深耕的网络电影市场如今已经崛起,随着更多资本和巨头的涌入,它或许将经历新的一轮行业洗牌与转型。即使如此,有着深厚积淀的淘梦会被轻易取代吗?

 

网络电影是个暴利行业?

 

网络电影是指时长超过60分钟,以移动和互联网发行为主的电影。作为资深从业者,阴超十分看好网络电影市场。他认为,网络电影市场目前处于积极向上的状态,市场规模、比例以及攀升速度都处于较快增长阶段;而且网络电影内容愈加丰富,用户面也越来越广。


近年来,国内网络电影快速发展。数据显示,2017年,1892部网络电影上线,市场规模达到20亿元,而2018年网络电影的市场规模或将达到30亿元。


尤其是2018年以来,头部精品网络电影分账数据增长明显。正因为拍摄成本低、回报率既高且快等原因,网络电影被投资人和传统制作机构视为“香饽饽”。他们纷纷进入该领域,欲分一杯羹。


传统的影视公司,包括华谊兄弟、慈文影视等,都开始进入网络电影尤其是网络电影内容的战场当中。专业的电影人如王晶、曾志伟、包贝尔等也开始进入网络电影制作领域。可以说,网络电影市场升级加速,在市场的繁荣的同时,也迎来了竞争的加剧。


面对外来者,阴超非但不紧张,反而表示欢迎。他认为,正因为网络电影有较好的发展前景,才吸引了更多公司进入,“他们的进入为网络电影带来了更多的人才和资金,让更多资源参与到网络电影的建设中,拓展了网络电影的发展空间。”


淘梦创始人兼CEO阴超


不过,阴超并不觉得网络电影是个暴利行业。在他看来,网络电影现阶段在头部的盈利空间上远不如院线电影,毕竟院线电影3亿元、5亿元的盈利是可以实现的。不过,“网络电影风险更低,回报周期更短;而网络剧的利润虽然相对稳定,但是周期却长。


阴超介绍说:“网络电影与院线电影面对的市场不一样,制作周期和成本迥异。两个月打磨剧本,半个月拍摄,三个月左右的后期……网络电影现在的周期比原来要长一些,基本上可以在6~9个月做完。”这的确跑出了互联网影视加速度。


同时,阴超也发现,传统电影人进入网络电影存在一定的困难。因此,淘梦注重人才培养,通过“星火计划”挖掘导演、编剧、制片等新锐影人,并为签约导演提供资金、IP、导演经纪服务等,以此建立自己的人才影视库。


“换个角度看,网络电影承担了很多角色,为中国新一批导演储备了一些核心力量。目前看这些人还是留在网络电影领域,我相信未来会有一批人进入院线电影制作中去。”他也坚信,网络电影拥有好的剧本、优秀的制作团队和丰富的内容后,能够具备和院线电影抗衡的力量。

 

具备自己的生产力

 

淘梦从网络电影宣发切入,后来不断向产业链布局,先后成立了淘梦影业、淘梦银河、淘梦星火、淘梦文学、淘梦华元(横店)、美亚淘梦(香港)等子公司,目前集互联网影视策划、出品、制作、宣传、发行、孵化、衍生开发等功能于一体。究其原因,一是源自经济利益,毕竟网络电影宣发只有15%的盈利点;二是阴超有心让淘梦成为一个能够生产自己IP的公司,而不总是花钱去做别人的项目。


据阴超介绍,目前淘梦出品与制作的网络电影是“50:50”,即“50部自制,50部宣发”。在制作投入上,“现在最高的是1800万元,低的话大概是300万元,一般情况下在四五百万元。”网络电影的制作费用也在不断上涨,去年300万元还是普遍现象,今年300万元已经是相对偏低水平。“我们去年基本上没有过千万制作的片子,今年已经开始有大量过千万的片子往外涌。”阴超说。


投入提升上去了,内容是否有质的飞跃?对于网络电影精品化,阴超认为,除了题材创新,剧本制作、主题推广、人物塑造也是关键。“我们虽然不能左右市场,但在如何讲好故事上可以做得更多,可以先实现自身内容上的精品化。”


淘梦会内审每一部网络电影作品。“我们有一个审批委员会,内部对作品进行ABC评级。评为C级,我们就不要了;评为AB级,我们会拿到平台上去作宣发。同时,平台也会对每一个作品进行审核评级,同时把是否有血腥、情色镜头等意见反馈给我们,在剪掉后上传到视频网站。通过这些流程,基本上可以规避政策风险。”



同时,淘梦也正在拓展网络剧业务,目前三个项目已经上马。淘梦对标的是美国漫威,阴超对此抱有期待:“希望淘梦成为一个IP运营平台,做出一系列让观众喜欢的片子。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具备自己的生产力。”


据记者了解,淘梦目前有4个工作室、5位核心制片人,策划是淘梦的关键部门,而数据技术团队则提供重要参考。“在作策划时,分析师会将用户喜欢、市场缺失却具有潜力的类型列出来。我们不会追着市场已出现的现象走,还是要从票房直接反馈分析用户需求。”


阴超也发现,随着网络电影发展的提速,人才淘汰的速度也在增快,“当做1000万元成本的片子时,我们绝不会用300万元成本体量的编剧,需要找更多、更好、更新的编剧来做,以此保持我们的能动性。”


对于公司结构,阴超表示:“目前团队有80多名员工。我们强调的不是人数而是技术,人多不一定是好事。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真正有强大细胞、有战斗力的团队。”在阴超这位老板看来,淘梦员工的状态目前都很“饱满”。

 

一个亿的分账也并非不可能

 

就目前而言,5000万元成为视频平台方对于网络电影分账的天花板。但在阴超看来,这个天花板是可以打破的,“至少平台在和我们反馈时,他们希望有一天能够做到一个亿的分账。”阴超认为这并非不可能,“网络电影是一个to C端的市场,只要吸引足够多用户来看,就有可能。”


目前分账最高的网络电影是《灵魂摆渡·黄泉》,在爱奇艺的分账收益是4600万元,不过其付费观看用户数只占到爱奇艺付费会员数的20%。这样看来,这个数字并不高。况且,网络电影市场在增容,视频网站的付费会员规模也在扩大,分账未来有较大的进取空间。


“网络电影只有越来越精品化,才有越来越多用户观看。这需要有好故事,同时也需要更高级别的电影明星的加入。”他又补充道:“希望这些明星做网络电影并非基于高片酬,而是基于对新导演、新行业的支持,愿意去做这个事情。”在他看来,明星战略加持好故事,能够吸引更优秀的制作人加入,也能够吸引更多用户,这对网络电影的进一步发展或将发挥更大作用。


处于上升期的淘梦也在不断寻求与更强大的资源方合作。同时,为了推动行业发展,淘梦团队向外界分享了自己总结的网络电影方法论,如打造精品内容的五大核心方法论,希望带给从业者启发,帮助这个行业走得更快一些。



在阴超看来,爱奇艺、腾讯、优酷等视频网站对网络电影的开发,也正是在承担推动这个行业发展的责任。在他的印象中,继爱奇艺最早开发网络电影后,优酷和腾讯的加入一下子打开了网络电影发展的新局面。“它们既符合商业逻辑,也承担起院线的部分功能。”视频平台让越来越多的用户意识到不一定每次都要去院线看电影,把越来越多的资源吸引到网络电影上。


凭借题材和数量上的扩容能力,网络电影也成为了院线电影很好的补充:实现社交属性,追求视觉听觉的震撼冲击感,可以去院线;看故事看情节,消化碎片化时间,可以来网络。同时,网络平台也为许多在排片上不占优势的中小体量的影片提供了快速变现的渠道。网络和院线的协同互补发展,构成了中国的电影市场版图,催生着影市的繁荣。


尽管淘梦或出品或制作宣发的网络电影多达上千部,不过,阴超却没有太多特别喜欢的作品。“我们现阶段更希望在内容上呈现出对价值观的表达和对于情感的认同。”近几年的网络电影“爆款”往往能引发用户的情感共鸣,他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在做片子的时候,能够找到故事的灵魂和主题,或者包含或多或少的道理,这是网络电影所要学习和发展的。”


“我们目前不在乎自己是第一或者第二,没有把排名看得那么重要。”阴超说。但行业的不断发展和互联网巨头纷纷抢滩网络电影的事实,也让他充满着危机感,“被淘汰是很容易的。”


如何避免自己被淘汰?“这就需要我们对内容有更多的理解,提升自己的专业性和审美。”因此淘梦目前除了对合作影片的筛选标准不断提高,同时也把大量的精力放在了作品的精品化上。


或许阴超思考的是,淘梦在成为互联网巨头的猎物之前,如何在洗牌中抢先成为互联网影视内容巨头。

(杨哲,“广电独家”记者,致力于网络视听内容及新媒体研究)

“广电独家”是广电业界第一订阅号,“影视独家”深度透视影视产业规律,由北京中广传华影视文化咨询有限公司运营,新版微信长按二维码图可直接订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网络电影:暴利?还是撒钱?